夏天的海

夜没有星光,一片漆黑,在黑暗中,可能有一个站着的大天使展开着双翅,在等待着这个灵魂。

What can I say?他们有这——么可爱
法兰西革命的亲生儿子什么鬼啦哈哈哈哈哈哈果聚聚这个比喻太可爱了!

最近龙獒圈是怎么了……一搜tag一堆不是文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雨果拿四十米大刀捅个对穿(。・ω・。)哭成个傻子
也不知道哪里虐 就是觉得很虐( ・᷄ὢ・᷅ )

知道你坚强 不知道你疼痛
知道你灿烂 不知道你失望
知道你勇往直前 不知道你徘徊迷惘
知道你口中呐喊 不知道你内心守望
原来还这么不了解你 原来还这么喜欢你
能认识你 是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想起来一月份去考试之前就是拿着乒乓世界看我哥说的话给自己打气,然后就考上了。
后来几个月有退圈嫌疑,墙头无数。结果最近刚一回圈,通知书就来了……
有人说看到继科儿就让人觉得最好的事都会在这个夏天发生,我是信了。可是明明我过生日的时候是给他许的愿啊,怎么感觉我一直在偷他的好运气。
希望!以后!继科儿!和胖球队的各位!都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所有麻烦事儿都离他和他们远远的!!么么哒!

超心累,也不知道跟谁说。
看到他们又发博才觉得,之前是不是做错了。体制怎么会让步,官方怎么会让步,让他们发道歉信已经是给台阶下了。是不是我们就该见好就收,是不是我们自以为的努力最后只让他们更遭罪。
当初很怕最后就息事宁人不了了之了,结果现在真的有点希望这样。就,让他们好好的,大家都跟这件事说再见,就算了。
当初最怕就算了,结果现在真的有点希望,就这么算了吧。
到底怎么回事,真的弄不懂了。

傻逼天天有,今天格外多
非常多
特别多

【獒龙獒】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霸道总裁

烦请二位一直这样的套路下去吧!
最后的最后我隐约觉得吃到了盾铁糖吸吸吸吸

物美:

//我没用。我比不过他俩。我跪下认输,我细软跑路。这篇反正写也写了。大家看个笑话吧!


//突然鸡血的脑洞。反套路高干的镜像,反套路霸总。总裁龙&???科。


//搞别人耗神,搞他俩要命。科科生日快乐。超市反正已经炸得差不多了。我要跑路了!


 


1


深夜。


中央商务区灯火通明,衢陌空旷。


马氏集团大楼顶层的全落地窗办公室,年仅二十八岁的集团总裁马龙坐在他五百平方米的办公桌前,密切关注着美股开盘后的走势。


一个勤杂工小哥扛着饮用水桶敲门进屋来更换。


马氏集团有几百栋这样的大楼。几万个这样的勤杂工小哥。


马总裁不为所动,继续注视着办公桌对面大屏幕上的K线图。


这个勤杂工小哥看上去正当青年。肌肉精瘦。胸肌、背肌、三角肌和肱二头肌的线条被白T恤勾勒得清清楚楚。呼之欲出。T恤扎在运动裤里,腰细得惊人,宽松的裤子也挡不住臀翘腿长。


马总裁把动了一秒的眼睛挪回大屏幕上。


大冬天的穿什么白T恤?不就是为了炫耀你那点姿色勾搭总裁我吗?你这点套路本总裁见得多了!根本不会多看你一眼!


勤杂工小哥像平时一样把水桶放到地上。把空桶拿下来。再把新桶扛到饮水机上捅开密封安上去。


一切本来非常正常。直到捅开密封后托到一半。小哥突然退了一步。眼睁睁看着水桶掉到了地上。


“咣”的一声巨响。


马总裁吓了一跳。


但他立刻又把眼神挪回了屏幕上。


假装什么手滑?你以为我会觉得这个男孩子笨笨的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从此对你印象深刻吗?你这点套路本总裁见得多了!根本不会多看你一眼!


勤杂工小哥看着往地毯上汩汩流出的饮用水,双眼发直,一语不发,然后一拍大腿,突然兴奋,扭头跑出了房间。


他一定是在假装矜持。马龙想。马上就会回来说对不起少爷我错了请你惩罚我吧。你这点套路本总裁见得多了!根本不会多看你一眼!


过了三分钟。饮用水流过木地板浸湿了办公桌前的地毯。


都是套路!马龙想。本总裁见多了!


过了十分钟。水漫过地毯流到马总裁的人体工学皮座椅脚下。


根本不会多看你一眼!马龙把腿蜷了起来。根本不会!多看一眼!


东京开盘的时候副总裁许昕走近总裁办公室:“哥,昨天的交易——哥你门怎么没关?”


许昕看着流了半空的水桶。还有木地板上的水、浸湿的波斯地毯、穿着皮鞋和西装蜷在椅子上的马龙。


许昕不禁用力鼓起了巴掌。


许昕:“哥,水桶倒了我都不扶,就服你!”


 


2


许昕指挥后勤部换了泡变形的木地板,送修波斯地毯,扣了那天晚上的勤杂工小哥三个月工资。


哼。马总裁想。下次那个心机勤杂工再深夜进来作妖的时候,我一定要无情地喝退他。掐死他嫁入豪门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美梦!当面把他开除出我集团!


勤杂工小哥扛着饮用水桶来了。


马龙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K线图等着他作妖。


勤杂工小哥稳当地换上了水桶。


勤杂工小哥利索地擦了擦窗台。


勤杂工小哥干脆地剪了剪插花。


勤杂工小哥拿上抹布径直走了。


……不按常理出牌?


没想到这个心机勤杂工不仅长得帅,套路还这么深??


……等一下我为什么要说他长得帅???


“喂!”马龙叫住了他,“……你是叫王二狗吗?”


勤杂工回过头。


他硬朗的轮廓,漂亮的眉眼,在走廊苍白的灯光下,也是那么鲜明动人,熠熠生辉。


勤杂工:“我叫张继科。”


“……排班表上说你叫王二狗。”


“王二狗是我邻居的丈母娘的远方侄子,”张继科说,“我来替他上班的。”


“你替他工作干嘛?”


张继科耸耸肩:“我喜欢。”


……


“你干嘛每天晚上都来送饮用水?”


“因为你每天晚上都加班啊。”


“我加班又不是每天都喝得完水!而且别人值班的时候也不是天天都送!”


“你怕黑,我认为有个人在的话你会好一些。”


马龙猛地坐直。


“我哪里怕黑了!”


张继科瞅了瞅办公室里头的墙角。


“你打盹那张沙发旁边安了一个钢铁侠的夜灯。”


……


马龙表情有点僵硬。


“谁让你乱琢磨这个了!”


张继科:“我没琢磨啊,这明摆着吗。”


张继科:“……不好意思,你要是不想让我说我就不说了。”


马龙:“出去!”


张继科:“好的马总,再见马总。”


 


3


马龙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总裁。


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


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他要总结美股交易情况,早上七点和骨干交易员开会,早上八点和管理层开会,九点和人事后勤方面通话,上午联系客户,下午制定战略,傍晚开跟伦敦盘,市场多变时还要熬夜跟纽约盘。


一天工作二十小时的日子里还会在梦里说话。


“哥,上海的经理联系上了吗?”


生命不息,赚钱不止。


这份对事业的执着和钻研,除了带给他令人难以仰视的成功和财富。也帮助他抵御了无数妖艳贱货的诱惑。


无数的俏秘书、小助理、客户或家族好友中的白富美。无论胸前翻滚多少波涛,玉腿撩拨几许风浪。都无法让马总裁多看一眼。


我爱挣钱,挣钱使我快乐。毕竟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总裁!成功的青年总裁都以疯子的态度投入工作!


今天的马龙也感觉胸前的红领带更鲜艳了。


“马总,”耳边响起一个粗糙低沉的声音。


挠得人耳鼓膜痒了吧唧的。一点都不好听。


“马总?”


马龙猛地从打盹的沙发上猛然坐起。


勤杂工小哥张继科的俊脸在台灯柔和的照射下半显半没。


“我睡多久了?”马龙问。


张继科摇摇头:“这我哪儿知道。不过我看你桌上摆的这个文件……”


马龙吃惊:“谁允许你看集团的机密了?”


张继科:“不好意思啊马总,你摊在桌上我一眼就看见了。”


那是马龙那天加班到深夜冥思苦想不得其解的原因。桌上有两份方案,是两个组做出来的收购策略,两组都认为自己的方案最优。马龙想了半宿愣是决定不了用哪个好。


张继科:“你们项目组模型建错了。这两个方案过程都不对。”


说完张继科念念有词地拿马克笔在五百平米办公桌上的玻璃面列了几行一米长的公式。徒手裸眼解了两平米长的演算过程。


然后回过头对马龙说:“他们降噪的算法处理得不对,导致结果有.3的误差,纠正以后是第二组方案更优,不过他们也只是撞上的而已。当然了这种降噪算法是上个月应用数学上刚发表的文章,你的交易员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马龙直愣愣地看着他:“……你到底是……”


张继科:“哦,我之前是本市A大数学系副教授。”


张继科:“其实现在也是。”


张继科:“我今年休sabbatical,不用教课,论文写到一半思路卡住了,有个问题怎么也证不出来,所以想换个环境找找灵感。你听说过爱因斯坦和专利局的故事吗?”


马龙呆呆地摇摇头:“没有。”


张继科:“我们搞基础研究的有个传说,要是研究遇到瓶颈就找个不用动脑的体力活工作做段时间就能找回灵感。”


张继科:“我在你这儿搬了两个星期水桶,那天晚上突然就想明白了非齐次模空间复数测地线的渐进公式应该如何建模。”*


马龙:“……你刚才说的都是啥?”


张继科:“刚才是个幻觉。”


马龙:“那你后来为什么还回来接着扛水桶呢?”


张继科:“我害人家要白干三个月,肯定得把我邻居的丈母娘的远方侄子的三个月白工干完了再回去啊。这几天我一直白天写论文晚上扛水。”


张继科:“马总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可以交班回家了。”


马龙看着张继科离去的背影。


啊,他白T恤包裹的背影,仿佛散发着知识的圣洁!


啊,他手臂上露出的纹身,仿佛闪耀着智慧的光辉!


啊,他卫裤里挺翘的屁股,仿佛暗示着性感的……


马龙使劲晃了晃脑袋。


什么玩意儿!


没有最后一句!!!


马龙坐在五百平米的办公桌旁边,看着张继科在玻璃板上打的草稿,脸上不禁浮现出了痴汉的微笑。


啊,我好想和他看论文看期刊看会议通稿,从费马大定理谈到哥德巴赫猜想。


 


4


并购案确定之后马龙仍然每晚留在办公室。


他对张继科说:“毕业以后我的数学退步太快了!这对我成为一个成功的青年总裁太不利了。”


张继科:“那我帮你补补课吧,正好我弄坏你办公室地板还没赔偿呢。”


探了马龙残余的数学基础之后。张继科从家中带来一本小学三年级奥数课本。


在核心商务区的午夜。灯火通明,衢陌空旷。马氏集团顶楼的大办公室里常常见到年轻的集团总裁马龙和代班勤杂工张继科促膝长谈,共读小学奥数的动人场景。


张继科:“其实你们做生意的也不用学那么仔细吧。”


马龙:“为什么?”


张继科:“就算不全对也就亏点钱啊。”


张继科:“又不用发论文让同行审阅。”


啊。


马龙在心里赞叹。


也就亏点钱。


他真是视名利如无物!一心扑在工作上!和我一样!他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


马龙:“张老师,你事业上的理想是什么呢?”


张继科:“搞数学的都想得菲尔茨奖啊。我想成为第一个获得菲尔茨奖的中国籍数学家。”


马龙:“这奖是哪儿评的?”


张继科:“IMU。”


马龙:“IMU多少钱一股?收购的话几个亿够吗?”


张继科:“……”


马龙:“几十个亿呢?”


马龙:“……我就随便问问,不是真的要买。”


张继科笑着看他:“马龙,你好可爱呀。”


可爱是什么!本总裁是帅才不是可爱!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马总裁脸红了。


脸红是因为暖气开大了才不是因为突然心跳好快呢嘤。


他们从抽屉原理学到鸡兔同笼。从填数问题学到排列组合。切磋砥砺。教学相长。


三个月间张继科从小学奥数教到高中奥数。


“明天我就要回学校了。”


最后一个晚上张继科对马龙说。


“啊,”马龙说,“……那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嗯,”张继科点点头,“这段时间我也很开心,奥数我也很久没有复习过了,而且你进步很快,教你比教我们学校小孩有意思多了。”


吸吸吸我被表扬了吗吸吸吸吸。


那必须的本少爷可是最优秀的青年总裁。


……等一下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他只想说这个吗?


张继科:“没什么别的事我先走了啊马同学。”


“等一下!”马总裁向门口伸出了手,“……你没有什么别的话想跟我说了吗?”


张继科回过头来。


硬朗的轮廓,漂亮的眉眼,在走廊苍白的灯光下,也是那么鲜明动人,熠熠生辉。


“有。”


张继科说。


“最后一章的习题答案有问题,我回头自己做一下把正确答案发你邮箱里吧。”


“……”


马总裁放下手,点了点头。


“好,我会让我秘书留意不要删掉的。”


 


5


继科儿走的第一天。


想他。


继科儿走的第二天。


想他。想他。


继科儿走的第三天。


想他。想他。想他。


继科儿走的第四天。


妈的这习题答案怎么跟我做的差别那么多???


“这不是重点吧哥!”许昕愤怒地拍响了桌子。


“你还要不要跟人家谈恋爱了?”


马龙抬起头,哀怨地叹了口气。


比见到习题答案对不上还要更哀怨一点。


“我倒是想,可我觉得他不喜欢我。”


许昕:“哥你问都没问人家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


马龙:“我又年轻又帅,智商又高,还是最成功的青年总裁,他都有没主动投怀送抱,他肯定不喜欢我!”


马氏集团前任总裁躺在落地窗前的躺椅,肚皮上放着iPad。


“龙仔啊,你就跟他在一起吧,”前任总裁马琳一边说话一边叫了个主,“我给你观察好久了,矮马,现在斗地主界让牌让得这么水到渠成天衣无缝的人可不多!”


“哥?”马龙不好意思地说,“您不想让我努力上进了吗,不想让我一心扑在工作上了吗,我当初力排众议接下公司,每天努力赚钱,就是希望能不辜负您的期望,成为最成功的青年总裁——”


“矮马,打住啊龙仔,你已经够成功的了,再说哥从来也妹这么期望过你,钱哪有赚的完的时候啊,还得解决一下个人问题,生活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是吧!”


“……哥,咱能说实话么?”


“你工作也太勤奋了,你自己是光棍一个,咱们公司的主管都有家呢,业务部门的高管都连续三个月没见过老婆醒着时候的样子了,猎头公司偷偷给我报信说有好几个骨干想孩子实在受不了,要跳槽去别家公司!”


“什么?”马龙说,“这都是他们工作态度有问题!你看大昕从来就不给我搞这些事!”


“哥,”许昕说,“我订婚三年了一直跟你说找个时间摆酒把喜事办了,你每次都说下个月。”


许昕:“这些事你都不记得了吗哥!”


许昕:“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马龙:“……”


马龙:“昂。”


马龙:“不痛。”


马龙:“因为我们成功的青年总裁,都是没有良心的!”


马琳翻了个白眼。


“可拉倒吧你。人都走了你成功个啥?你还能影分身一个人干一集团的事?”


马龙惭愧地低下了头。


感觉胸前的红领带又黯淡了。


“我也不是不想谈恋爱呀。”他惆怅地说,“问题是继科儿对我不是没意思吗?”


还没等马琳说话,许昕又一拍桌子:“哥,你身为最成功的青年总裁根本不用考虑这些事!他敢不喜欢你!那是他瞎了眼!我给你找几个人把他关起来!等他跪下来哭着求你!看他还敢不敢拒绝你!”


 


6


许昕让安保部的人找了几个街头打手去A大校外绑张继科。


二十个打手埋伏在小巷。趁张继科去开车门的时候围上去就要擒拿他。


然后被张继科全部打趴在地,跪下叫爸爸。


事后二十个人里八个轻伤。六个住院。剩下六个被知识的力量感化,当场金盆洗手,退出江湖,报名了社区夜校学习科学文化知识。


据受害人——其实本来是加害人回忆说。


当时的场面异常火爆。


张副教授先是一个躬身过肩摔干趴了上去勒他脖子的人。一个撩阴腿踢倒了堵在车后准备补刀的。然后掀开车后备厢盖,用棒球棍打断了三个人的胳膊,用高尔夫球杆打断了两个人的肋骨。中间各种轻伤不计其数。最后还用一只乒乓球拍活活把最后一个人抽成了脑震荡。


“你忘了他来我们这儿换了三个半月饮用水吗?”


知道这件事以后马龙向许昕投去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


“哥,”许昕心虚地问,“这种人物你真的要跟他谈恋爱吗,以后要是吵起架来咱们家都罩不住你。”


马龙微微一笑。


“不怕。”


他淡定地说。


“我们成功的青年总裁,就是要喝最烈的酒,操最野的狗,上最好的医院抢救。”


马龙去找张继科赔礼道歉。


“对不起啊张老师,”马龙说,“我兄弟脑子有坑,年轻不懂事,你别见怪。那些人医药费就由我来出了,希望别给张老师添麻烦!”


“哦,”张继科说,“没事,其实我下手也重了点,都是人生父母养,我也挺抱歉的!”


马龙:“其实平时没看出来张老师您会的运动还挺多的。”


“那是,”张继科嘚瑟地吸了下鼻子,“底子好,而且我这人就是学东西特别快,什么东西学一下就会了。”


哎呀。


马龙直直地盯着张继科。


他好厉害呀。


他真是我见过的最棒的人!


就算他对我没意思,我也还是好喜欢他呀。


张继科感觉到马龙的眼神,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一样低了低头,耳朵尖有点发红。


一定是因为天气突然转暖了吧。


“你找我还有什么别的事儿吗?”他低着头对马龙说。


“……有啊,”马龙也错开了眼神低着头说,“最后一章习题我做得跟答案不一样,能请张老师给我多讲讲吗?”


“一会儿放学,咖啡馆人太多,我家就在附近,要不然咱们去我那儿说吧。”


 


7


张继科住在A大附近小区里一间不大也不小的公寓。


屋子收拾得非常整齐干净,地板桌面一丝不染,书本文具零食摆设都分门别类地摆放好。窗台上还有一只紫色的花瓶,里面插着一小束花。


“小时候我妈妈也喜欢花。习惯了。”张继科向马龙解释着。


他也喜欢紫色呀吸吸吸,真好。马龙乖巧地坐在沙发上想。


张继科给马龙看他的书房。书房里除了书柜,还有一个柜子放着他从大学开始得的各种奖杯奖状。


马龙捧着张继科给他泡的茶听他讲那些荣誉得来的故事。每听一个他都觉得特别好,每看他一眼他都想要微笑。


茶快凉了。


天色暗了。


张继科看了看他,突然停住了话头。


啊。他要送我走了吗。马龙有点惆怅地想。


然而张继科突然往书桌上一撑,把马龙困在他自己和书桌之间。


他深邃的双眸盯住了马龙,让马龙下意识地空咽了一下,喉结一动。


“你找我真是问高中奥数习题的吗。”


张继科问他。


“我……”


马龙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他觉得自己脸很热。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张继科忽然微微笑了笑。


马龙更加不知所措了。


“那我还有件别的事要跟马总说一下啊。”


马龙看着他眨了眨眼。


张继科睫毛闪了闪,看着他说:“我辅导你数学这么长时间,你进步这么快。”


张继科:“有没有酬劳,给我这个员工啊。”


!!!


马龙突然睁大眼睛,一瞬间福至心灵。


这个台词为什么这么耳熟?


难道我还是被套路了?


啊啊啊原来继科儿是想套路我的呀哈哈哈哈好开心!


……可是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哦,可能是他拿反剧本了。


本来的剧本应该是霸道总裁和他的清纯勤杂工。


现在的剧本好像是霸道教授和他的清纯学生。


……


妈的无所谓了!


老子不在乎!


剧本反就反了吧!


而且老子才他妈懒得玩什么清纯呢!


马龙心中内心戏炸裂。弹幕爆屏。情绪激动。开口回答:


“诶但是我怎么记得你上次说教我数学是赔我地板来着?”


……


张继科表情一僵。


手轻轻挪动,要从桌子上放开。


马龙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但此时来不及做这件事了,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抓住张继科的手摁回桌子上。


“对不起!刚才我职业病!最近学习劳务纠纷判例我老想着口头合同!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再问一次!我重说!”


张继科看着他,眼睛里又开始含着笑了。


就像他第一次叫他马龙,说你好可爱呀的时候一样。


他乖乖把手撑在桌子上,桌咚马龙:


“好。”


张继科:“小马总,你有没有酬劳,给我这个员工啊?”


马龙扬了扬头,二话不说把自己西装外套扣子解开,一缩肩脱下来,甩到旁边的地上。


他的衬衫扣子没扣到头,线条明朗的锁骨露出一头,宽肩长手散发着几乎可见的温暖,饱满有弹性的胸肌在衬衫下线条一段清晰一段暧昧。


“我今天没带支票簿没带卡没带现金支付宝和微信钱包都用不了,”马龙微微笑着,抬起小腿在张继科小腿上磨蹭了一下,“你看看我身上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吗?”


张继科眼神发直,也空咽了一下。


张继科:“……你等我一下。”


马龙:???


马龙:“啥玩意儿?你该不是——?”


张继科人已经离开桌子,憋红了眼回头,狠狠吼了一句:“我不是!”


张继科:“你衣服扔地上太乱了我看着难受给你折折好!”


张继科:“一会儿我让你好好学习一下我是不是!”


 


8


“所以昨天后来……”


许昕欲言又止。


“后来,”马龙思考了一下。


然后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神清气爽的微笑。


“后来我俩就同笼了。”


许昕:“——同笼???”


马龙点点头。


“对。有时候他同我,还有时候我同他,还有时候——”


许昕捂住耳朵,闭上双眼:“别说了!我不想知道那么多!”


一旁,马琳欣慰地拍着张继科的肩膀。


“小伙子,我很欣赏你的牌——人品。以后和龙仔事业上要共同进步,生活上也要互相照顾啊。矮马我这个弟弟,工作起来没完没了。还得请你平时多宽容体谅他一点儿啊!”


“我知道,大哥,”张继科露出老农民的微笑,“以后他要是想为了我承包IMU,我一定会拒绝他的!”


马龙自从就任总裁以后第一次请了一个月的假。


跟他男朋友去东京度蜜月。


全公司上到前任总裁和副总裁下到保洁小妹无不欢欣鼓舞。


员工阖家团聚,花好月圆。


人人都觉得谈了恋爱的马总以及马总的男朋友真是太他妈的好了。


后来,在深夜的中央商务区,马氏集团顶楼办公室里,年轻的总裁马龙加班到深夜的时间明显减少了。


但是沙发头的钢铁侠夜灯身边又多了另一个美队夜灯。


张继科默默从A大附近搬了家。


新的家里有一个更大的荣誉柜子,还有五百平米的办公桌。


最重要的是,后来在马氏集团,再也没有人晚上去总裁办公室换桶装饮用水了。


 




-END-




*模空间测地线的刚性是2014年菲尔茨奖得主的研究主题。我数学很差,从百科上直接抄下来的。 










//祝你生日快乐的话说过一次啦。


//那,现在祝你所有愿望都成真之外,再祝你所有在意的人,和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成为了不起的男人,还是做小孩子,我也都喜欢你。



很好的,可以的,老大过个生日对我来说就像过节一样。三剑客都发糖,刘爸爸依旧官推自己一手带出来的cp。
因为一个优秀的人认识了这么些优秀的人,我……我只想默默地感谢大家。